首 页 产品 企业 商机 资讯 展会 专家 技术 人才 论坛 广告 会员    
  • 广告位招租

  • 广告位招租01

  • 广告位招租02

  • 广告位招租03

  • 广告位招租05

  • 广告位招租06

  • 广告位招租04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专家访谈 >> 做科学需要独立精神—专访生物化学家王志珍院士

字号:   

做科学需要独立精神—专访生物化学家王志珍院士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0年4月23日 16:51
图片

摘要:

学研究,你必须要有独立的自己做事情,你不能老是依附于你的老师,或者你的这个自身的研究院,你必须要看你自己能不能做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你要不然的话你老跟着别人做,实际上在美国的话,你跟着人家做就是技术员了

记者:您用了几十年的时间,来做这个研究,其实就是最终为了找到一个自己可以独立做研究的一个方向。那么独立研究对您自己来讲,是不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?

答:我觉得独立研究是很重要的,对每个科学家来讲这个都是很重要的。你做了科

学研究,你必须要有独立的自己做事情,你不能老是依附于你的老师,或者你的这个自身的研究院,你必须要看你自己能不能做,这个是最重要的。你要不然的话你老跟着别人做,实际上在美国的话,你跟着人家做就是技术员了。

记者:那么在很漫长的这样一种科学研究生涯当中,您经历过最艰难的事是什么?

答:一个就是说我要学习我怎么独立工作,这个是一个很难的。当然我第一次回国以后,在邹承鲁先生那个地方已经开始自己做点事儿了,不完全是帮邹先生做事儿。但是要到第二次回来以后,完完全全要自己做事儿,要成为一个独立科学家并不容易。所以现在我们在招现在回国的年轻人也是这样,你别看他以第一作者发表的文章,非常好的文章,但是这个文章你是在外国的实验室做的,你要回到中国来一切都要自己开始的话,那是很难的。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说话:一个旺火炉,那个火炉已经烧得很旺了,你一块黑的煤球扔进去,很快你也烧起来。但是现在回来是一个黑煤炉,让你自己去生火,他那个炉子去升起来,那个是不容易的。这个事情应该说我想对我,对别人都是一个,这是一个重大的一坎儿,你跨过这个坎儿,你过了这个难关就比较好。

问:那在这样一个对科学持之以恒坚持的这个过程里头,有人说您一直都非常坚强,好像没有什么困难让你害怕。

王:这个怎么讲呢,我曾经说过,我说一年365天没几天是笑脸,都是皱眉头的时间。实际上这个过程是一个很苦的过程。因为你想实验,你设计实验,真正你做成功的,你不知道有多少都是失败的实验,都是失败的实验,而且经常还有那种事儿发生。我可以举一个例子:像我们做那个试验,一根柱子,你的样品它要分离分离,有好多好多,有的时候你要走一次程序,比如说要花个一两天时间,你要的这个东西只是里面某一个部分。那个部分,我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事情,它是在晚上,它自动的,但是刚好漏掉的就是你要的东西,你就白做实验,多少天都是白做的,那么像这种事情也会发生。而你的想法是错的,他也白做,机器突然出问题了,也白做,就是白做实验的事情是很多很多的,这种事情我只不过就是没有说,那个真是让你哭不出,笑不出,你甚至是会哭,每个人都会碰到过。很多,这种事情是很多很多的,而且有时候就开玩笑说,怎么漏掉的就是我要的东西,我不要的东西它倒在那儿了,经常是会这样的。失败还是占多吧,所以我们是这样讲,一年365天没有几天是笑的,成天是在皱眉头,而且你想错的时候也是很多,你不能每有一个想法都是对的,想错的话你再做实验也做不出来的,这是家常便饭可以讲是。有的时候好几个月,六七个月,七八个月,你就卡在那儿了,你就做不出来,这个是有的,这个完全有,一个什么数据都没想好,你几个月就是卡在那儿做不出来,这个是很难受,很难受的。所以做科学需要独立精神,也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。

王志珍,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。

1964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物物理系,后一直在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。

1979年获新中国第一批德国洪堡奖学金、

1981年获美国国立健康研究院Fogarty奖学金分别在德国和美国做访问研究。她在蛋白质折叠,折叠酶和分子伴侣;胰岛素A、B链相互作用及重组等研究中做出重要贡献。

2001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。

所属类别: 专家访谈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相关资讯列表
留言列表

目前没有相应的留言信息。

发表留言
 
留言内容:
* 已输入字符:0
小于等于500字符
您的邮箱:
 
示例:example@mail.com
联系电话:
 
小于等于32个字符(包含0-9、-、(、)、顿号)
验证码: